股市风云,但斌:转载:《中国证券报》刊登张磊署名文章

《中国证券报》发表章雷署名文章:价值投资成为新一轮产业变革的催化剂|洞察

张今日都

简介:从连接到整合,我们已经从消费互联网时代进入了工业互联网时代。从物理变化到化学反应,无数新的挑战表明新能源将被激发,从而产生更多多样的机会、更有效的创新和更持久的动力。

昨天,《中国证券报》发表了张磊署名的文章《价值投资成为推动新一轮产业变革催化剂》。在本文中,张磊从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实体经济与科技企业的融合趋势、“人”的动态因素等角度,深入阐述了在工业互联网改革的关键时期,如何通过价值投资主动承担起行业和投资界必须共同面对的历史任务。张磊强调,工业互联网发展路径的跨界、整合和重构的特点决定了价值投资有望成为技术创新和实体经济之间的整合媒介,不仅是弥合数字鸿沟的建设力量,而且是刺激新势头和创造新价值的催化剂。

在过去的两年里,创新不仅局限于互联网领域,而且已经渗透到生物医学、生命科学、新能源、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芯片、精密制造等广泛的领域。可以统称为“工业互联网”的变革之幕正在慢慢拉开。

在这样一个关键时期,如何推进上述多领域创新的产业化,促进传统产业与新技术的融合,加快新旧发展势头的不断转换,创造新的产业和新的业态,已成为行业和投资界必须共同面对的历史任务。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迎来了一个重大发展机遇、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产业转型升级、多层次资本市场不断完善、特别是人民生活日益改善的时期,为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提供了沃土。在这个时代命题中,首先要解决的是投资机构的历史定位。我们发现,如果消费互联网时代的关键词是连接,那么工业互联网的关键就是整合。也可以说,消费互联网的创新更多的是一种物理变化,而工业互联网是一个连续的化学反应过程。它强调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智能终端来重构真正的经济产业链,通过创新的整合来激发新的能量,从而提高效率、创造价值、实现产业升级。

工业互联网发展路径的跨界、整合和重构的特点决定了价值投资有望成为技术创新和实体经济之间的整合媒介,不仅是弥合数字鸿沟的建设力量,也是激发新动力和创造新价值的催化剂。

首先,价值投资是数字基础设施的重要建设力量。工业互联网应该通过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方法将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紧密结合起来,通过新的协同作用创造实体经济的新模式、新形式和新的价值链体系。但是,这一过程应该在各行业和各地区数字化不均衡的前提下进行。因此,工业互联网的首要任务是增加投资,加强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弥合不同行业和地区之间的数字鸿沟。然而,传统产业原有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需要巨大的资本投资,并且不能很快带来投资回报。因此,除了依靠政府政策引导和公共投资之外,还迫切需要在社会资本的积极参与下,坚持长期投资的理念,实现工业互联网的冷启动,让更多的行业和更多的人受益于技术创新

其次,价值投资是实体经济与科技企业融合的创新媒介。工业互联网是实体经济和科技企业面临的历史课题。其中,实体经济急需转型升级,科技企业急需技术创新落地。在这一过程中,有必要将科技企业和实际行业纳入投资地图,并对价值投资软件定制投资机构进行深入研究,以提供对两者的深入了解,作为连接技术和需求、算法和场景的重要媒介。关键在于坚持第一原则,在尊重现实产业规律的基础上,探索通过技术创新优化成本效益结构的现实路径。例如,高启通过智能商场平台、员工资料包、精益管理等,为体育运营商陶博的线下商场提供多维度的技术解决方案。然而,它们都紧紧围绕着零售业人力和商品市场价值链的优化,在提升和重构零售业动态护城河方面具有一定的行业普适性。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所有的实体产业来说,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都是在飞行中改变引擎,这必须给企业带来直接的增值,并为产业创造价值。我们利用尖端技术,引入精益管理,提升时装零售集团百丽的整个供应链,正是基于这一方向。例如,通过对前端实体店的智能改造,我们使实体店拥有了更多的维度数据沉淀和洞察力,这使得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和创造更大的价值成为可能。今年春天,百丽旗下一个品牌的前端商店通过数据收集发现,一只鞋的试穿率最高,但实际购买转换率极低。经过调查,该小组发现鞋带稍长,容易从根部脱落。设计和工厂反应迅速,针对性强,很快解决了问题,并依靠布里尔强大的供应链能力重新包装货物。经过调整,这只鞋变成了弹簧炸药。秋天,许多新鞋也是在这种鞋楦上开发出来的。结果,最后一个模型已经创造了超过一千万的价值。这只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鞋子是由创新带来的。

最后,技术和工业革命中最有活力的因素仍然是人。我们不仅需要专注于基础技术突破的科技精英,还需要既懂技术又懂产业需求的跨境人才。因此,投资人才教育也是价值投资机构义不容辞的责任。人才教育投资永无止境。这是一项永远不需要撤回的投资。多年来,我们不仅支持鼓励初级创新的“未来科学奖”,还与中国顶尖科学家和教育工作者一起参与了培养顶尖科研人才的西湖大学的创建。几十年前,许多中国顶尖科学家在建设新中国的伟大鼓舞下回到了祖国。今天,我们希望通过探索高科技人才培养的长效机制,激发和培育中国人的智慧,并将其付诸建设“创新型中国”的伟大实践。

最新文章